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

受不了了,我在古代搞革命萧长淮萧亦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萧长淮萧亦瑄全本免费在线阅读

时间:2024-06-10 22:15:38

《受不了了,我在古代搞革命》小说简介

小说推荐《受不了了,我在古代搞革命》,是作者“祝你暴富暴美”独家出品的,主要人物有萧长淮萧亦瑄,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,小说简介如下:萧清音在古代实在受不了了!温柔端庄的娘亲被婚姻的枷锁束缚十几年,每天活在漠视里无法逃脱;明媚艳丽的丫鬟玉竹只想安安稳稳的活下去,却被迫流亡千里;高壮挺拔的玉松身负灭族的惨案,只能压下血仇卖身为奴......这不是她们应该有的结局啊.......凭什么当权者可以任意摆布平民!萧清音不服气!我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帮你们走出泥沼,拥有真正为人的尊严!东方既白从小随父漂泊,看遍世间险恶,为不平之事拔刀。他以为他浪荡三教九流是宿命,没想到却遇到一个改变他一生的人.........

受不了了,我在古代搞革命第4章 玉竹潜力奔逃免费试读

萧卿殷虚弱地躺在床上,总觉得心里有种无处宣泄的燥和烦,就像有猛兽困于心牢,放不出来却嘶吼抓挠地她心里难受,强烈的不安全感似乎就要吞噬她了。

真是脸疼头疼心疼,灵魂也疼。

贺诗妍一边呆呆地沉思,一边给她扇扇子打风。

看她哼哼唧唧在床上来回翻身,以为萧卿殷怎么了。

萧卿殷垂眸,想着老人家们说的话甚是有道理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卿殷凑到贺氏的身边,拉拉她的衣角:“娘,我不喜欢萧亦瑄,现在闹成这样,这个事情肯定没完。

我有预感以后的事情会越来越复杂,也会越来越危险。”

贺氏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,戳破十几年相安无事的假象,即使开始是真的,但是现在早己经面目全非。

她回顾这些年的点滴,叹口气:“这些年我和你爹关系不好,我只想着你好好的长大,也不曾管过她们母子。

现在萧红樱有三个孩子了,那萧乘风的根基也稳固,这都是我的疏忽。

你也看到了,你爹爹说是家主,其实做主的还是你祖母。

你祖母私心里还是偏着那边的,以前我不在意这些,但是现在我总咽不下这口气!”

她摸摸少女的绒发,她精心养了十几年的女儿,从小就小心呵护,何曾受过这样的不公。

她不知想到什么,冷笑一声,“那一家子我以前都没注意,现在想想,可不都是一家子架着你爹往前走么!”

“嗯?

娘,什么意思啊。”

贺氏看了眼少女稚嫩的脸颊,不想多说,起身去倒茶。

“娘,女儿不小了,您不要把我当个小孩子看。

这次女儿身遭大难,全赖母亲不离不弃才活下来,如果女儿不能保护您,那这个府里,我们两个人都不能立足。”

卿殷的这一番话,让贺氏也是感慨。

“我只想着你能无忧无虑的长大,成婚生子平稳一生,不要再吃我吃过的苦,到头来没想到......”说着贺氏泪盈眼眶,哽咽起来。

“娘亲你做到了呀!

我以前一定是个小太阳,才会在萧亦瑄欺负玉竹的时候,冲上去打他。

我的眼里一定满是美好的东西,才会不能容忍这些腌臜。

可是现在我们的处境越来越不好,我们总要为自己留一条路。”

说着她握住贺氏的手,诚恳地看着她的眼睛:“娘亲,你信我吗?

我也可以保护您。”

“娘当然信你!”

贺氏感动不己,她的娇娇小丫头,想要保护她了。

“说起来其实没什么,可能是我想多了。

当年你爹去河泽庄子上收租,路上救了两个人,一个是妾萧氏,另一个是现在府里大管家萧乘风。

这些年萧氏在后院为你爹生儿育女,萧乘风在前院为你爹打理琐事。

我刚刚有这么一说,只是无意间想到这样一来,前院后院不就都是那兄妹的了么。

唉,也是我想多了,你别在意这些。”

萧卿殷听后,也是一激灵。

贺氏所言,十有八九就是真相。

只是他们为此努力的时间足够长,足够和所有人水滴石穿融为一体,就忽略他们位置本身的特殊性。

看来有些事情难办了......萧卿殷想了想,看屋子里没有人,压低声音和贺氏商量:“娘,趁着这两天萧亦瑄还在养伤没什么心思,把玉竹送走吧,越快越好。

咱们把人藏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。”

贺氏闻言一愣,不明白她要做什么,但是很有意识的压低声音:“福福,你要做什么?”

那样子很像特务接头一样,萧卿殷不禁莞尔。

“娘,那萧亦瑄当初是想欺负玉竹,我和他才打起来,虽然这件事长辈出面表面上己经平息了,但是过不了多久,那家伙想到玉竹恐怕还会想再下手。

我们得防着他,趁现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,咱们把玉竹悄悄送走,萧亦瑄想找也找不到,一定气急败坏。”

萧卿殷眨眨眼看着贺氏,像是在等贺氏夸她。

“小机灵鬼!”

贺氏勾了勾她的脸颊,“只是这地方不好找,府里都是你祖母和你爹的人,府外我的陪嫁庄子只有一个,目标太显,前些日子我给你存嫁妆约了一户人家,还没有见面,但是应该也不好藏人。”

“藏人和藏东西一样,不在乎显不显眼,而在于出其不意。”

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一个地方。

冀州你父亲有一个庄子,当年萧氏姐弟在那里住过很久。

那里现在应该也有很多是他们的人。”

“这的确是个好地方,送到他们眼皮子底下,”卿殷又撒娇道:“娘,您把玉竹的卖身契也给她吧,等她躲过了这段风波,自行离去。”

“这还用你说,伺候你这么多年,这丫头是个好的,娘别的不懂,只知道好人应该有好报。

此时不宜拖延,今晚就送她走。”

不一会儿玉竹被唤进来。

她有些忐忑,不知道夫人叫她进来做什么,有些害怕。

看见小姐对着她笑,便稳住了心神请安。

“玉竹,我和清音商量了,想把你送走。”

贺氏温和地说。

“夫人,不要,您不要把我送走,我还没有报答小姐的恩德!

夫人......玉竹,你听娘亲说完,我们送你走,是要请你帮我们做一件事。”

卿殷安抚她。

玉竹这才跪好,“夫人小姐,你们说,我一定做到。”

贺氏把她拉起来,坐到凳子上,玉竹不肯,贺氏无奈只能让她站着说话:“萧亦瑄对你必定不会放弃,以后有机会也一定会再欺负你,这你想过吗?”

听到这,玉竹低下头,悲伤道:“我知道,即使我跟着小姐一辈子,他如果不死心,也不可能摆脱他,”突然她又慌张地保证:“夫人您放心,我一定不会再让他伤害小姐的!

大不了我就一头碰死,也不会让他伤害到小姐。”

贺氏听着她这一番话,有些感慨:“这么做值得吗?

也许从了他你也不会这么苦了......”玉竹抹抹眼泪:“夫人您说的话我明白,大少爷家世好,风流倜傥,多少小姐丫鬟都爱慕他,可是只能怨我福薄,没那个命。

今日我从了他,明日少夫人进了门就没有我的活路了,即使少夫人怜我,可是终究会一辈子防着我,我不想吞这碗夹生的饭,也不想像个物件一样被来回卖。”

“好孩子,是个聪明有远见的。”

贺氏拍拍她的手,“你要受些苦,才能不被怀疑地出去,然后跟着大德去冀州的庄子上,任何人问你,你都要说是刚刚被主家买过去干活的。”

“奴婢谨记。”

“你伺候清音这么多年,清音还有一些话和你说。”

说罢贺氏出门派人去找大德。

大德是她庄子上的粗活杂役,有一年初冬她去庄子看收成,机缘巧合得知他妹妹德花生病,就派人去城里请了大夫看病抓药。

从此那大德一家感激涕零,跪谢她若有吩咐,万死不辞。

萧卿殷看着这个因为貌美而陷入困境的女孩,有些感慨。

幸好萧家门第不算高,她还能伸手救一救,如果萧亦瑄是大豪公子,即使有主母出面,也不一定能救下人来。

“在冀州你换个名字躲过这段时间,就跟大德请辞,做个平民百姓。”

说着把床头的卖身契递到玉竹手里,“这你拿好,还有一笔银子,你也可以用。”

“这怎么能行,小姐......不让你白拿,你帮我做一件事,我现在说的你可能不太懂,但是你照做就是帮我的大忙了。”

说着萧卿殷拿来床头的一张纸,“这是让你做的事情,简单也不简单,但是需要长年累月的坚持和辛苦,你如果坚持不下去,写信给我,然后自行离去就可以了。

你路上仔细研究这些,不懂得也可以写信,我见信必回。”

玉竹按住心里的好奇,承诺道:“小姐待我恩重如山,我必一生完成小姐的嘱托!”

“傻丫头,不必拿一生来换,你我相逢就己经是庆幸。

别哭了,悄悄拿几个舍不得的东西,一会儿会有人牙子来买你,你跟着她走,大德会在人牙子家里接你去冀州,也会和你讲冀州的情况。

到了冀州把脸和衣服做丑做脏,人的眼睛永远是追逐美好的事物,你要学会把自己保护起来。

哦,对了,我让大德给你准备一把匕首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“小姐,您也要保护好自己......”后面玉竹己经哽咽到说不出话来。

萧卿殷也哭了。

清音,你保护的女孩,我替你守护......送走玉竹后,萧卿殷有些郁郁。

这是一个男尊的时代,她不喜欢一个世界只有一尊,如果真的必须有,那只能是人尊。

即使她知道这个制度能延续上千年必然有特殊之处,可是她才刚来就己经很明显的感受到了身在其中的女性是附属地位。

如果能不穿越就好了,即使也要为生计奔波,至少是站着做人,而不是真的跪着打一巴掌还要笑。

她杂七杂八的想了很多,心绪难平。

贺氏回来的时候,看到她皱着眉头似有无限愁思,小心地问她怎么了,萧卿殷复杂地看了看她,摇摇头。

过了一会儿似乎实在忍不住:“娘亲,你和爹爹是怎么回事?”

贺氏没想到她会问这个,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......“算了,娘亲当我没问吧,是我越礼了。”

晚上在床上的时候,贺诗妍还在想着女儿的话,她和萧长淮是怎么回事呢?

大概是、剪不断理还乱。

小说《受不了了,我在古代搞革命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》》》点击全文阅读《《《

受不了了,我在古代搞革命

受不了了,我在古代搞革命

作者:祝你暴富暴美 类型:资讯

热门小说《受不了了,我在古代搞革命》是作者“祝你暴富暴美”倾心创作,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。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萧长淮萧亦瑄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贺诗妍一边呆呆地沉思,一边给她扇扇子打风。看她哼哼唧唧在床上来回翻身,以为萧卿殷怎么了。萧卿殷垂眸,想着老人家们说的话甚是有道理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卿殷凑到贺氏的身边,拉拉她的衣角:“娘,我不喜欢萧亦瑄,现在闹成这样,这个事情肯定没完...

小说详情